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2部纪录片看巴瑶人一个依海为生的自由潜游牧民

发布时间:2019-05-17 14:19 作者:彩77 浏览次数:

  的意思,这个古老的海洋游牧民族常被称为“海上的吉普赛人”。突然开始关注他们,是因为最近在研究潜水相关的电影,发现没有脚蹼、呼吸管、面镜潜水三宝的他们灵活的像海中芭蕾一样,说要急停就能像猴哥一样站在礁石上,这些大海里的自由潜高手是怎么生活的呢?

  巴瑶(Bajau)族人,数百年来世世代代都生活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之间的海域(包括班达海、苏禄海、苏拉威西海等),在我大海南岛的五点钟方向。其实挺近。但看W的时候,明显有一种时空间隔。

  讲述的是,Alexan是婆罗洲附近Mabul岛的一名压缩潜水员,在只有一个胶皮换气管以及破旧的船上氧气补给条件下,潜入30米的深水,Alexan想把他知道的一切,都教给自己的侄子,他不想承认他的祖先曾经赖以生活的那个世界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而10岁的少年Sari却在成为像叔叔那样的渔民与新世界带给他的诱惑两种体验之间犹疑不决……

  讲述的是,Millard入住到部落里,跟着男人们打鱼,女人们卖鱼,从观察的视角去记录传统的巴瑶人每个日日夜夜生活的细节,去观察外部的冲击对他们的影响…

  过去的巴瑶族人一生都在一条船体狭窄、船头高耸的传统小船“lepa-lepa”上度过,这种“lepa-lepa”小船长5米、宽1.5米。只有当要用捕来的鱼换购生活用品时,他们才会上岸。小船上堆满了各种日常用品——油罐、满是油污的汤锅、塑料器皿、一盏煤油灯甚至几盆盆栽。

  但在与西方文明的碰撞中,他们的原始文化正一点点消失。两部影片中极美的水下摄影画面突出了对这种古老的生活方式渐渐消失的惋惜之情。

  以下照片选自: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WWF)的摄影记者詹姆斯·摩根(James Morgan)巴瑶族——消逝中的海洋游牧民族

  Morgan很幸运找到了生活在船上的巴瑶族人,拍下了以下画面,包括开篇抓鲨鱼尾巴的小男孩:

  “巴瑶族人是自由潜泳的高手,能潜到30米甚至更深的海域捕深海鱼,寻找珍珠以及海参。潜水时,他们都会佩戴镶着玻璃镜片手工雕刻的木质护目镜,手持利用船上废旧材料改制的渔叉。”

  “由于潜水是每日必须的活动,巴瑶人在幼年时就会故意戳穿自己的耳鼓膜。“你的耳朵和鼻子会流血,由于晕眩,必须卧躺一周。”Torosiaje地区的巴瑶族人伊姆朗·拉哈桑告诉摩根,“从此,潜水时痛苦就不会再与你相伴。”然而正因为如此,有许多巴瑶族到了老年,听力都不太好。”

  “现在,有钱的巴瑶人都会购买压缩机来帮助潜水。把压缩空气通过软管输送给潜水员,这能使潜水员下潜到更深的地方(超过40米),并在下面呆上更长的时间。由于巴瑶人对潜水时处在高压下的限制条件认识不足,导致许多人血液中充满了过多的氮气泡,并最终导致残疾或毙命。”

  以前用传统渔具捕鱼的巴瑶人,为了提高捕捉鱼虾的数量和成功率,后来开始尝试自制土火药,在海里引爆用以捕鱼。另外,他们还学来了用氰化物延长鱼类存活时间的方法,用以满足中国大陆和香港的海鲜餐厅对活鱼不断加大的需求量。

  这些鱼将一路北上被送往中国香港的各大海鲜餐馆,或从广东深圳的盐田市登陆,最后运送到大陆的一些城市。跟随着运输船,摩根亲眼看到那些从四千多公里外运来的石斑鱼、海参等海鲜最后出现在香港街边海鲜大排档的餐桌上。“如果是别的公司运来的被氰化物喷射过的鱼,大多数人吃进肚子也不知道。”摩根说。

  J:一年前,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有关泰国海洋游牧民族Moken族的报道。2004年印度洋发生巨大海啸,但因为长期以来对大海的了解,Moken族里有一个长老在海啸之前就预测出了将会有大灾难来临,便带领大家一起逃往高地。我当时觉得非常有趣,也对人与海洋的关系、海洋保护这类话题很感兴趣,所以就决定尝试拍摄另一个报道的不是很多的巴瑶族。

  J:一年前我开始酝酿这个想法,并告诉英国皇家摄影学会,他们很慷慨地提供了资助。然后我找来了曾经合作过的自由作家强尼·朗根海姆,他长期居住在印尼,对海洋文化也有一些了解。去之前我们就了解到,珊瑚三角区的海洋生态环境正遭到破坏,便想在当地找到环境破坏的原因和补救的办法。

  J:巴瑶族自制土火药以及利用氰化物捕鱼,都对周围的珊瑚和岩礁鱼类产生了很大的危害。

  J:我不是很清楚,但据说氰化物捕鱼法最早是由香港鱼船引入菲律宾地区,用以延长鱼类存活时间,之后这个方法很快传遍了珊瑚礁三角区。巴瑶人本来是很穷的,当他们受到利润的诱惑,自然而然便也学会了这种方法。

  J:我想他们是知道的,但目前并没有更好的办法。如果他们找不到一种新的谋生方式,过不了二十年,珊瑚三角区的海洋生物将会灭绝。

  随着印尼边界的确定,印尼政府不断施压,让他们在靠近岸边的浅水区盖吊脚楼,甚至让他们直接上岸,生活在村庄里,以便统计和管辖。另一方面,海洋中剩余的鱼类越来越少,他们渐渐发现,一日三餐甚至都难以保证。

  庆幸的是,如今世界自然基金会和自然保护国际等慈善组织正在帮助创立海洋管理规划,鼓励在无鱼区建立可持续的开发方案,同时让渔民回归传统的捕鱼方法。

  在巴瑶部落传唱的一种被称为“Iko-Iko”的史诗般的歌曲。如果不间断地唱,这首歌可以一直持续两天两夜。“歌词里包括他们到过哪里,看到过什么海洋生命,海的灵魂在向他们传递什么信息等等。”朗根海姆说,“传统的巴瑶宇宙论是泛灵论和伊斯兰教的结合,它揭示了人与海洋的复杂关系。对他们来说,海洋是一个纷繁复杂的生命活体,水流、潮汐、珊瑚礁乃至红树林都是有灵魂的。而这种认知和敬畏应该用来保护而不是糟蹋大自然。”

  To be or not to be,巴瑶族人面临着三个分裂:离开海洋上学的新一代,离开村子去别的地方打鱼的年轻人,留在村子里相信“海洋会一直有鱼,海神在庇佑”的传统的一辈。推演会怎样下去并不可知,巴瑶族美丽的自由潜和对大自然的敬爱会永存大海心中。

      彩77,彩77官网,彩77平台注册

  •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滨海大道81号南洋大厦2102
  • Copyright © 2002-2011 彩77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滇ICP备19002631号-5
  • 技术支持:彩77网站地图